又一个创客云演示站点!
加载中···
音乐
关闭 开启
案例

Helen Ginsberg

那对山雀鼓噪烦人,经随着我旋飞落起,把树梢上的凝露扑棱下来,摇曳着心爱。再看那朵朵黄花惊容失色,浸着颗颗珠渍。旋即想起宋末元初词人陈允平两首词,《点绛唇·眉叶颦愁》和《点降唇·别后长亭》,“独倚江楼,落叶风成阵。

满地黄花恨。”“雨襟烟袂。都是黄花泪”。在西麓眼里,黄花寄寓着早年富贵而文雅生活,饱含着三次出仕的风霜,叠藏着遭人谋害身陷牢狱的不幸。因故见花溅泪,恨别惊心。

林间的湿气渐渐散远开来,阳光少顷靓丽些许。断烟离绪,移步换景,着意还不离开那花儿。南宋词人吴文英倒有些含蓄,“半壶秋水荐黄花,香噀西风雨”。将离愁别绪之情,溶于秋水,寄予秋菊,念想那心上之人。

咀嚼品味,哀艳深沉。 “却怕黄花相尔汝”,“休说当年功纪柱”。稼轩不但人爽朗侃快,词作也别出风采。何必居功自傲,不怕黄花看笑吗!在他心中,秋菊也是顶天立地的英雄! 思绪到此,我也着实敬佩。“可意黄花人不知。黄花标格世间稀”。人都向往万紫千红的春天,谁把青春作秋同呢!菊花气质则异,凌寒不凋、傲霜挺立。

在萧瑟秋风中开放,在初寒微凉中洒香,不追求功高伟岸,不攀比环境优良,“宁肯枝头抱香死“的不屈不挠的精神,不是美人又是什么呢?
- 感谢光临 -